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虞奇侠传 > 第一百五十一章金镶玉

第一百五十一章金镶玉

大虞太史令创作的《大虞奇侠传》, 第一百五十一章金镶玉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叶天凤说到这里,看着魏思思说:“可是老身这边倒是找不到人前去帮助,这件事让你们两个去做……”

    魏思思对着叶天凤说:“既然易龙山不能抽调出人手,那么我们就两个去吧,而且这劫持贡物,未必是靠武功,有时候也需要多动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这贡物能拦下来就拦吧,若是拦不下来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魏思思说好,等到第二天,就和曹寅一起下山了,曹寅对着魏思思说:“我们先去探探情况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就去尼山城看看,想必曹王这一批贡物应该不会很快到金阳府。”

    他们到了尼山城,随便打听一下,就得到消息,曹王的使者如今住在驿馆里面,至于为什么留在这里,城里有消息,说是使者已经派人去询问圣人,圣人允许之后,他们才前去金阳府。

    魏思思心想这倒是符合常理,这曹王是藩王,就算要派遣使者去见圣人,也要圣人允许。不过魏思思不明白,这应该在没有出发之前就前去问圣人,怎么会走到一半就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等到晚上,换上夜行服,到了驿馆前面,施展轻功,翻了进去,很快就找到了曹王一行人所在的住处。

    两人小心翼翼靠近,因为在城里,曹王的手下也没有什么警惕,魏思思两人藏身在庭院上的一棵树上,望着里面,只见四人围着一张桌子而坐,桌子上面放着一个小盒子。

    这四人当中,有三个是魏思思的认识,冯侩和韩中流夫妻二人坐在下首,一个彪悍的中年男子坐在上首,魏思思心想这人就是奔雷无敌沐怀恩了。

    沐怀恩对着他们三人说:“事情要加快处理,不能耽误太久,等到消息到了,我们立马就离开这里。知府对我们的行动已经产生了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知府,大哥何必怕他呢?若是他真的不识时务,我们不如直接了解了他。”冯侩满不在乎地说着,白水香开口说:“杀一个知府可不是一件小事,这件事冯侩你还是少出馊主意吧。大哥,你认为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沐怀恩看着那个盒子说:“这件事一定要处理好,我们和王爷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若是真必要,杀一个知府也是可以的,只不过冯兄弟,到时候就要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冯侩听到这话,立马笑着说:“这知府不杀还是比较好,我们还是谈那件事了,你们说那娘们会同意见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不管会不会,她手中的百草真经我们一定要拿到手,要不世子的性命就难保了。”

    白水香叹气一声说:“世子也是,这天下这么多美人,他非要找那个娘们,结果好处没有捞着,自己反而病倒在床上。”

    韩中流看了一眼白水香,对着白水香说:“娘子,王爷不是为了区区解药,而是要这个毒药。”

    韩中流的话只说了一半,沐怀恩就看着韩中流说:“小心隔墙有耳,这件事还是少提了吧。除了这件事外,这一次贡物可要好好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大哥,我们这次送的是什么,怎么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的盒子?这稀世之珍,貌似没有这么小的吗?”

    沐怀恩笑着说:“这个可是天下最真珍贵的宝物,原本藏在禁宫之中,后来送到王爷这里代为保管。这个玩意俗称叫做金镶玉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的人都心中吃惊,魏思思看了看曹寅,曹寅也看着她,对着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传国玉玺,这这,怎么落在王爷手中。”

    沐怀恩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,当时魏哀帝心知不妙,这京城迟早要被攻破,为了保险起见,他让人秘密将传国玉玺送到曹王,也就是当时的东安王手中,让东安王借着水路,将玉玺给送到幽燕府的常和城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假手东安王,魏哀帝担心是自己北狩的时候,慌慌张张,忘记带或者在路上遗失了这玉玺。

    这个倒是有先例,当初曹献帝西巡之时,慌慌张张,将玉玺给丢了,最后经过东西朝两百年,在宋朝才被找到,不过宋高帝找到的时候,这玉玺已经缺了一角,最后让人用金补上,这就是金镶玉这个俗称的由来。

    不过东安王并没有按照魏哀帝的圣旨办事,将这传国玉玺藏了起来,然后等到虞朝北伐的东军到了之后,直接投降了。

    虞朝虽然找过几次,但是却没有找到,也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虞朝百官也没有想到,这玉玺会藏在千里之外的曹王府上。

    第一代曹王曹昭王去世之后,他的儿子继承爵位,对于玉玺的看法和自己父亲却不同。

    他认为玉玺藏在家中也不安全,如今虞朝的天下已经稳定,不可能在变了,自己也没有机会,取得天下了。

    这个玉玺藏在家里,不会给他们家带来什么好处,还会惹出祸事来,曹王几次想要将玉玺献出来,但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。

    如今圣人封禅,这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,至于怎么找到玉玺的,他早就编了一套说辞。

    “去年冬天,有个道人进入到王府,将玉玺留下,并且说六废老人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。”这就是他交代沐怀恩的说辞,对于这种说辞,圣人会相信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多么荒诞不说,但是也表示了曹王的诚意,圣人也不是一个愚笨的人,自然不会追究玉玺到底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沐怀恩看着上面的玉玺,对着冯侩说:“这个东西千万不能丢,明天我和韩兄弟夫妻再去见那个人,你可要好生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你放心,我知道了。”冯侩说着,对着沐怀恩说:“大哥,你们还不睡吗?”

    沐怀恩摇头说:“这些抢劫贡物都是晚上来,我们不睡,你先趴在桌子上睡吧,我们三个明天在马车上睡。”

    冯侩虽然心中不乐意,但还是只能趴在桌子上睡觉。

    魏思思两人见他们守卫这么森严,于是只能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出了驿馆之后,曹寅对着魏思思说:“这个玉玺,我们必须拿在手里,若是被虞帝拿到,百姓只怕会更加相信虞朝真是天命所属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沐怀恩他们会离开,这就是我们的机会,至于怎么将这玉玺给骗到手,还需要一些手段。”

    曹寅点点头,两人到了笔趣阁栈,回到自己房间之后,魏思思彻夜苦想,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她就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曹寅,然后两人准备起来。

    曹寅独自一人装扮成一个游方道人,手中拿着一根佛手撑,到了驿馆,对着驿馆的驿卒说:“麻烦去禀告一下如今住在这里的笔趣阁人,就说有道人来拜访他。”

    曹寅说完,拿出一块小碎银,那驿卒连忙说好,笑着进去禀告之后,哭丧着脸出来说:“老爷说了,他不见外人,还请你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你家老爷,他的宝物今天可能会被失窃。”

    那个驿卒听到这话,看在银子的面子上,进去禀告,没有多久,那个驿卒就对曹寅说:“这位道爷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曹寅在昨天那件房见到了冯侩,房间的布置倒是没有变,只是桌子上那个盒子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冯侩见他进来,对着驿卒说:“你们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驿卒退下之后,冯侩冷笑说:“阁下是哪条道上的朋友,敢来这里探点,也是让冯某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冯大侠说笑了,小道不是来踩点的,小的只是来警告冯大侠一声,如今那货贼人已经在易龙山埋伏起来,准备几位前去自投罗网。”

    冯侩听到这个消息,笑着说:“区区几个山贼算的上什么?你知道的事情不少,应该知道我们这一次是有备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四位大侠的武功自然不错,但是对面的人可不简单,有叶天凤、庄九通、剑师和昭穆尊等人,他们对于这些宝物可是势在必得,不知道四位对上他们四位可有胜算。”

    冯侩一下子也不好夸口,这叶天凤的本事他在神剑岛可是见过的,知道以自己的本事不是她的对手,至于韩中流夫妻,也最多对付剑师,至于昭穆尊,想必也是一位极为难缠的对手。

    曹寅看着冯侩脸色一沉,心想冯侩总算是中计了,于是对着冯侩说:“这件事,冯大侠心中自有打算,小道就不多谈什么了,小道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就此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!这位道长且留步。”冯侩心中几番思量,最后下定决心,对着曹寅说:“敢问道长法号?”

    “小道法名无仇,并没有法号。”曹寅胡乱说了一个法号,冯侩笑着说:“原来是无仇道长,无仇道长来报信之恩,冯某感激不尽,只是冯某不是一个愿意欠别人恩情的人,不知道无仇道长准备要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贫道多年漂泊,居无定所。”曹寅说到这里,看着冯侩,这个意思已经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冯侩笑着说:“原来是这样呀,是这样呀。”

    ()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.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.b.

    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