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虞奇侠传 > 第一百七十九章一波三折

第一百七十九章一波三折

大虞太史令创作的《大虞奇侠传》, 第一百七十九章一波三折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钱多多还是要慎重处理,若真是丹阳子杀的人,这欠账还钱,杀人填命,他们就算杀了丹阳子,归藏的弟子也不能找他们报仇。

    若不是丹阳子杀的他,他们杀了丹阳子,就真的得罪了整个归藏派,到时候归藏派追责的话,钱多多还不好处理。

    钱多多让伯叔季在这里处理严光武的后事,自己再回去的路上,让人写了一封拜帖,让人去找丹阳子。

    钱多多回到自己家里,将家中的高手给上聚集起来,对于丹阳子这样的高手,钱多多可不敢小瞧。

    等到中午的时候,钱多多听到丹阳子到来的消息,不由心中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丹阳子走进来也是心中忐忑,他在接到拜帖的时候,心中也是不知所措,自己是去还不是不去呢?

    他不知道钱多多是不是因为严光武的死而邀请他,他想着,若是因为这件事,自己不去的话,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去的话,自己见招拆招,到时候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丹阳子对着钱多多行礼说:“不知道钱少爷找贫道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今天早上得到一个不幸的消息,严光武大侠,在回去的途中,遭遇歹人,已经不幸西行了,晚辈担心丹阳先生的安危,于是发出拜帖,希望确认丹阳先生是否遇到危险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说完,看着丹阳子,丹阳子也故作诧异地说:“是吗?那真是遗憾,不知道这严大侠是被谁害的,不知道钱少爷你有什么线索没有?”

    钱多多沉吟了一下,对着丹阳子说:“实不相瞒,我们在严大侠尸体附近看到了三个字,在严大侠临终之际,写下了凶手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丹阳子想到仲昌意松开手的时候,严光武已经死了,这死人怎么会写字。不过这一句话说出口,丹阳子就后悔了,连忙解释说:“这真的可能吗?这凶手难道没有检查四周吗?”

    丹阳子这解释已经慢了一步了,钱多多心中如同明镜一样,然后看着丹阳子,神情有些冷漠地说:“严大侠写完之后,用自己的手盖着,那些贼子杀人之后,就离开了那里,怎么会发现呢?”

    丹阳子听到这里,见到钱多多这个样子,故作镇定地说:“原来如此,不知道那三个字写得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丹阳仙子难道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钱少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你怀疑我是杀害严大侠的凶手吗?”丹阳子脸上出现了愠色,责怪钱多多。

    钱多多也不吃这一套,对着丹阳子说:“是不是,丹阳先生你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说到这里,对着丹阳子说;“丹阳先生,请恕晚辈冒昧询问一句,请问昨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钱多多,你太放肆了,贫道在什么地方,还需要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丹阳先生不愿意说,那么就别怪我们的罪了。”钱多多拍拍手,顿时钱家的仆人一拥而上,将丹阳子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丹阳子也将自己的佩刀抽了出来,对着钱多多说:“原来你没有安好心,钱多多,算贫道瞎了眼,看错你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冷哼一声说:“这一命填一命,乃是自古不变的道理,你杀了严光武严大侠,我自然要为严大侠报仇了。”钱多多说完,指挥四周的人准备上的时候,门外传来一声威严地声音说道:“且慢,且慢。仲某有一句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仲兴季带着自己儿子仲昌意径直走了进来,看到仲兴季到来,钱多多自好让人下去,然后对着仲兴季说:“仲帮主,不知道你到这里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仲兴季看着钱多多,对钱多多说:“昨天杀严光武,我儿子也有份,若是益善你要报仇,这个梁子仲某也接下了,只是仲某想要问你一件事,钱多多,你是否坏了某个女子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听到这话,神情一阵尴尬,一向机敏的他,有些吞吞吐吐地说:“这件事,这件事,仲帮主你是从哪里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,这件事是真的了。”仲兴季也是一个*湖了,看到钱多多这个样子就明白过来,他不由松了一口气,这件事只要是真的,他儿子协助杀害严光武,也不是一件大错事了。

    钱多多见无法辩解,只好避重就轻地说:“我也是被四圣司的暗探所害,铸成这大错,不过晚辈已经让祖父出面,祈求那位姑娘原谅。不知道前辈问这件事有何用意?”

    仲兴季冷笑地说:“这件事是不是四圣司暗探所害,还有待商榷,如今严光武死了,可以说是死无对证了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听到这话,顿时明白有人陷害他,顿时出声辩解说:“不知道仲帮主从何处知道的这件事,这件事和严前辈没有任何关系,晚辈可以和那人当面对质。仲前辈,兼听则明,偏听则暗,这件事,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说完,仲兴季也察觉不妥,传音给仲昌意说:“你去将那位姑娘找来。”

    仲昌意说好,然后离开这里,仲兴季对着钱多多说:“若真是小人挑拨,仲某一定让犬子赔罪。若不是的话,不知道益善你准备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钱多多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,于是以退为进地说:“不知道前辈认为我应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仲兴季眼神冷冰冰地说:“这个自然有家规在,我想不用我这个老头再多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打了一个寒颤,按照钱家的家规,这个可是要逐出家谱,废去武功的。

    钱多多想到这里,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,然后让仲兴季和丹阳子上座,自己去方便一下。

    仲昌意离开之后,按照若水仙子告诉他的地点找到了若水仙子,他将自己的来意说了之后,有些胆怯询问说:“仙子不会责怪我将这件事告诉我父亲吧。”

    若水仙子笑着说:“怎么会呢?如今有仲帮主出面,自然是一件好事。这黑的终究是黑的,无论钱多多如何能言善辩,都不能将黑的变成白的。”若水仙子说完,和仲昌意一起到了钱府。

    进入钱府,钱多多看着若水仙子,觉得眼前一亮,和若水仙子比起来,他觉得殷洛就如不在那么靓丽了。

    钱多多对着若水仙子行礼说:“不知道这位仙子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贫道上善派若水,不知道这位少爷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仲昌意介绍说:“这位就是钱多多。”

    若水仙子这才哦了一声,露出了嫌弃的眼神,钱多多看着若水仙子这样,对着若水仙子说:“我和仙子没有什么仇和怨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你我初次见面,哪里来的仇怨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么请问仙子和严光武有什么仇怨呢?”

    “贫道自幼待在上善,只是听到过严光武的名字,和他并没有任何交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奇怪了,那么为什么仙子你要诬陷严前辈,让他无辜枉死呢?”

    “那可真奇怪了,为什么我会冤枉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呢?”

    若水仙子滴水不漏地反问,让钱多多一时语塞,他思索一番,再次询问说:“那么好,若不是仙子你冤枉,那么丹阳子和仲少帮主怎么会去杀严光武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就不对了,仲少帮主,我是让你去杀他的吗?”

    仲昌意连忙大声说:“若水仙子的确没有让我杀严前辈,而是让我擒住严前辈,让严前辈当一个证人。”

    若水仙子听到这话,再次看着丹阳子,对着丹阳子说:“丹阳先生,我请你出山的时候,让你杀严前辈了吗?”

    丹阳子沉声说:“没有,这位道兄只是让我擒拿住严光武,让他作证。”

    若水仙子听到两人的回答,对着钱多多说:“钱多多,你还有什么要问的。”钱多多准备说这两人作伪的时候,仲兴季对着钱多多说:“昨天犬子回来之后,也告诉了老夫,这位道长的确只是让我犬子生擒严光武。至于为什么严光武会死,那是丹阳先生一时失手而已。”

    仲兴季说到这里,顿了一下,对着钱多多说:“这高手过招,想要收手实在太难,这一点丹阳先生倒是情有可原。若是严光武真是无辜的,那么丹阳先生为严光武守孝三年,便可以。”

    仲兴季这一番话将钱多多的话给堵死了,钱多多只好回到最初的话题来,对着若水仙子说:“那么仙子,你怎么知道那件事和严前辈有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若水仙子不急不忙,对着钱多多说:“贵府上有一个叫做翠儿的丫鬟吧,请让这位翠儿出来一下可以吗?”

    钱多多心中暗叫不妙,但是如今当着众人的面,他只能勉强地说:“去让翠儿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管家说是,没有多久,管家就带着翠儿到了之后。翠儿对着钱多多行礼之后,就到了若水仙子身边。

    “这位丫鬟在殷洛受伤之后,服侍殷洛的那个丫鬟对吧。”若水仙子笑着询问钱多多,语气充满了自信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.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.b.

    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