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虞奇侠传 > 第两百五十八章针尖对麦芒

第两百五十八章针尖对麦芒

大虞太史令创作的《大虞奇侠传》, 第两百五十八章针尖对麦芒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就在众人不知道怎么好的时候,耀棣原本低着的头突然抬了起来,他手中出现了龙影剑,一剑插在赛青田肩膀上。

    赛青田也果断,顿时奋起最后一口真元,将头上的“六阳魁首”给拔了出来,然后将耀棣给向弓箭手,这些亲卫只好放下弓箭去接,而赛青田也趁机跑了。

    虞慧儿和魏思思等人准备去追的时候,四皇子对着她们说:“不用追了,他如今伤在这龙影剑下,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虞慧儿是亲眼见过这龙影剑寒毒的厉害,于是就不去追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归王妃也被魏思思解开了穴道,归王妃跑到耀棣身边,看着耀棣说:“我的心肝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耀棣无所谓地笑着说:“我是天家的人,自幼有三十三天菩萨保佑,区区一个臭道士,怎么能够伤到我。他不但没有伤到我,还被我刺中了一剑。”

    看着耀棣镇定自若的样子,魏思思有些明白为什么耀棣被圣人喜爱,别的不说,耀棣的胆气倒是挺不错的,要是一般的孩子,遇到这个情况,早就被吓哭了。

    “去把总督和知府叫来,让他们好查查这些人是什么来历,若是三个月查不出来,我就让圣人将他们以同谋罪论处。”耀棣吩咐一个家丁,那个家丁准备离开的时候,四皇子摇摇头说:“查出来又能怎么样,算了算了,润玉,你先会京城吧,这一路上恐怕不太平。思思姑娘,如今只能劳烦你,送王妃回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耀棣呢?”

    “耀棣还要去南都,亲自看看他曾祖开基立业的地方,这南方多少诸侯有不少,可是盼望着京城有人来南都。”

    归王妃心中虽然不舍,但是只好含泪点点头,和魏思思一起回去京城。

    到了京城,魏思思突然接到消息,皇帝竟然召见她。

    魏思思自从进宫之后,还从来没有被皇帝召见过,她也不好抗旨,于是第二天到了坐忘阁。

    皇帝神情憔悴的握在榻上,对着魏思思说:“你就是继贤书院魏白云的女儿魏思思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民女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本三朝诗选,是吴元托你的印的,如今已经印成。朕最近闲来无事,仔细看了看,见这体例雅正,校雠精确,实在很难想到,这是有个女子做成的,昔日曹大家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圣人谬赞了,不过我这个曹大姑倒是没有出多大力,而是马季则出了很大的力。(此处用的汉书典故,昔日汉书班固没有写成,班固妹妹班昭续,然后又让马续接着写。)”

    “哦?不知道谁是马季则呢?”

    “刘歆,不过一切功劳还是要属于兰台令的,若是没有兰台令,这本诗选也无法面世,遗泽后学。”

    这个兰台令自然是说吴元,皇帝听到这话,感叹说:“能办好这么一件事的,也就吴元了。不过你用吴元来比作兰台令,多有不妥。吴元乃是寿终正寝,比起兰台令含冤死在狱中,要好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么就是民女用典不当,还请圣人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那个刘歆,他倒是对的起这个名字,可惜朕老了,否则让他来名山阆苑(禁宫藏书的地方。)为朕也写一部七略,也算是美谈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刘歆他命薄,承担不起,到时候圣人又送他什么冷香丸,他岂不是而立之年,就寿终正寝了。”

    九思脸色变了几次,在他准备发作的时候,皇帝就看看九思,九思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唉,吴元真是可惜了,人人都可以见到这集子,就他见不到,九思,传令下去,让吴家的人烧一本下去,让吴元在九泉之下也可以欣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上有青冥之长天,下有渌水之波澜。天长路远魂飞苦,梦魂不到关山难。长相思,摧心肝!”魏思思这一次转了几道弯,明面上也没有那般嘲讽了。

    皇帝听出了弦外之音,不过还是没有什么,询问说:“听说吴元死的时候,你曾经在他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吴大人没有亲眷,民女受他知遇之恩,自当奉药敕汤,伺候在一旁。”

    “他卧在病榻,可有吟诗?”

    “有,吴大人整日吟李翰林的梁甫吟。”

    皇帝脸色一变,然后叹气说:“是这样呀,人生达命岂暇愁,且饮美酒登高楼。平头奴子摇大扇,五月不热疑清秋。玉盘杨梅为君设,吴盐如花皎白雪。持盐把酒但饮之,莫学夷齐事高洁。昔人豪贵信陵君,今人耕种信陵坟。荒城虚照碧山月,古木尽入苍梧云。

    梁王宫阙今安在?词人先归不相待……”

    魏思思听到这一句,出声说:“李翰林不是这般写的。”

    “李翰林写的枚马,用典太雅,如此好诗,不如改为词人,更有几分韵味。枚乘,司马相如,难道不是词人吗?”

    “古诗词句,无论是否妥当,都改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迂腐之谈,朕的极天御谕都可以改,难道一首古诗都改不得了?”

    魏思思听到这话,再次嘲讽地说:“这古诗是古人的诗句,后人怎么能改。圣人你的诏令是你写的,自然改的,此二者不同,怎么能够混为一谈。”

    魏思思说完,还觉得不解气,对着皇帝说:“怪不得圣人会把俊乂改成俊五,民女当初还纳闷,原来圣人早好此道?”

    皇帝听到这话,心中瞬间不服了,这枚马改成词人自己还能辩解一下,俊乂写成俊五,那就是真的大错特错了。

    “朕没有那么昏庸。”

    “有圣人手书为证。”

    皇帝听到这话,原本昏昏沉沉的头脑直觉一下子清醒过来,他看着魏思思,哈哈笑着说: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,怪不得,朕原来一直求的是俊五,才会落得今天如此。哈哈哈,哈哈。朕明白了,朕错了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圣人只是因为一个错字,不过误了一些时日。而吴大人却因为一味药错了,而送了性命。看来君子慎微,古人诚我不欺。”

    皇帝没有回答,看着魏思思。

    “司马相如他们走的早,没有跟着梁王,才写出那么多文章。而吴大人不明白这个道理,这集子还没有出来,就落得一个红枣当归。他见到红枣的那一瞬间,真是长相思,催心肝。”

    九思见皇帝没有责备魏思思的意思,对着魏思思说:“魏姑娘,你就少说几句吧,圣人如今抱恙在身,何必要气圣人呢?”

    “无须顾忌,朕不是那种听不进逆耳之言的人,宋太宗能够容一个魏文贞,难道真还容不下一个魏思思吗?朕没有吴元那般才学,吟古人的诗来抒自己心胸,只有一首词,勉强可以一道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着,让人拿来纸笔,写了一首词。

    “今古河山无定据,画角声中,牧马频来去。满目荒凉谁可语?西风吹老丹枫树。从前幽怨应无数,铁马金戈,青家黄昏路。一往情深深几许?深山夕照深秋雨。”

    魏思思看着这一首词,再看着皇帝,心中想着:“父亲大人说虞帝是少有的明君,倒是也没有错,此人才情和心胸,都是算一世之雄,只是太过儿女情长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盖上六废老人的印,然后对着魏思思说:“世人都不知道朕为何自号六废老人,你是否能解答一二呢?”

    魏思思将四皇子告诉自己的说出来,最后说:“这都是礼亲王告诉民女的,不知道圣人是否是此意。”

    “是,懂朕的果然他,唉,朕要求俊五,俊乂就装作俊五在朕身边,今日若不是你,朕或许还不会明白过来,朕自负聪明,误了此生,误了此生,也误了我那可怜的孩儿。”

    皇帝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,九思连忙宽慰,皇帝过了良久,才恢复神态,对着魏思思说: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魏思思说了一声告退,走出去之后,李星野也趁机对着皇帝说:“圣人,臣也老了,还请圣人开示,臣应该如何安生。”

    “李星野,我和你说过几次,你要安身,最后只能落在牢笼里面。你所求太多,而你能力又太少,迟早会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李星野说着唯唯,但是心中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皇帝对着李星野说:“备轿,朕要去永宁宫。”

    “圣人,你如今郁气淤积心中,永宁宫还是不要去了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朕还没有死。”皇帝看了一眼李星野,李星野顿时不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皇帝到了永宁宫,让众人退下,自己一个人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他到了一张凤床前面,看着里面,似乎看到了当年的自己。

    那时候自己在怎么害怕,都有一个知心的人陪着自己,在这里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而如今,他才举得自己天下之大,他连一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。所有的人不关心他到底想要什么,只是想知道他什么时候死,谁会继承他的皇位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三千功名尘与土,这一切终究是带不走,留不住的。你说是吧。”皇帝从床头打开一卷画,这一幅画是他亲笔所画,画中的人还是巧笑看着他,如同安慰他那寂寥的心一般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.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.b.

    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