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虞奇侠传 > 第两百七十九章投桃报李

第两百七十九章投桃报李

大虞太史令创作的《大虞奇侠传》, 第两百七十九章投桃报李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这遗诏出现了,四皇子原本以为馆臣没有什么好问,但是没有想到,馆臣继续推问说:“请问王爷,在冬月初一的时候,在白马寺王爷有几位护卫死了,还有一个道人死在白马寺大雄宝殿,是否有这此事?”

    四皇子听到这话,原本张开的扇子,瞬间合拢,看着众位馆臣,严肃认真地说:“这和太宗文皇帝起居注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王爷乃是承嗣之人,在白马寺为大行皇帝祈福,发生命案,自然要记录在册,以备咨议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见孔兴德这么说,严肃地说:“那人诨名叫做赛青田,身怀妖术,作恶多端,到了白马寺,被本藩亲手除去了。”

    众位馆臣没有想到四皇子承认的这么爽快,虽然他们本意也是如此,不过如今感觉有些不对劲,于是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就是不敢落笔。

    孔兴德颤颤巍巍地说:“王爷,你说什么,小臣有些耳背。”

    “是本藩说的不够响亮吗?好,那么本藩就下来,和你们说,赛青田是本藩杀的,你们不是这次勘问,不是想要这个结果嘛?你们写呀,你们要让本藩说的,本藩都已经说了,你们要让本藩承认杀人肇事,本藩就承认杀人肇事了。你们这些听清楚没有,没有听清楚本藩还可以再说几次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承嗣大统,登基在即,万请慎言。”

    “慎言,本藩说的话,如同日月经天,亘古不变。这赛青田先是要谋害本藩的儿子,后要谋害本藩,如此大逆不道之人,本藩难道还不能杀吗?本藩说的实话,你们如今不写在起居注上,难道还准备将那些荒诞不经的传言写在起居注吗?”四皇子的扇子指了诸位馆臣,然后对着馆臣说:“你们照着这个写,九皇子卞弘农他们如愿了,你们领赏的领赏,升官的升官,岂不是两全其美。”

    “臣等不敢!臣等不敢!”

    “不敢,你们自己认为自己一支笔,就可拨乱反正,乱臣贼子惧,真是好笑,枉你们在这里和本藩扯来扯去,要给本藩安上一个大逆不道,弑君夺位的罪名。如今本藩还没有登基,这刀笔还在你们手里,你们如今不写,那么等到本藩继承了皇位。这笔就未必在你们手中了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说到这里,一脸不屑地说:“陈惠帝你们知道吗?陈惠帝遗诏上除了传位之外,还有三十三道认罪之言。这陈惠帝难道是傻子吗?将好端端的传位诏书变成了罪己诏。这遗诏尚且有人改过,更别说起居注了。你们如今想要用一杆笔,来拆本藩的台,阻拦本藩的路。本藩告诉你,这就是螳臂当车,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馆臣见四皇子发火,想到四皇子登基之后,他们全家性命皆系于四皇子之言,于是跪倒在地,连说不敢。

    “那赛青田在本藩去南都的时候,率众来谋害本藩,幸好本藩和顺承公主同行,顺承公主亲兵善战,才让赛青田退去。后十月三十,赛青田上白马寺,又想要加害本藩,难道本藩就应该引颈待戮,死在赛青田手中吗?”四皇子看着众位大臣跪倒在那里,也不敢逼着太急,于是对着他们说:“这日讲起居,载笔存史,本来是好事,你们如今不但要记本藩杀人,还要记下洛王杀人,若非如此,何来存信史,何以昭大公。”

    馆臣心想洛王还巴不得等上起居注,不过这话他们不敢明说,只能诚惶诚恐地说:“正是,正是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看着孔兴泰,然后亲自端起孔兴泰书案上的茶杯,颇有深意的看着孔兴泰说:“孔大人,先喝杯茶,真金不怕火炼,松柏何曾惧严寒。”

    孔兴泰颤颤巍巍地结果茶水,没有喝,就对着四皇子说:“王爷,臣有些累了,臣请王爷恩准,臣去小憩片刻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那大家不妨休息一个时辰。”四皇子说着,就离开这里,众位馆臣也是心中忐忑不安,不愿意留在房间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了之后,孔兴泰从怀中那一包药粉,颤颤巍巍地倒入那杯茶之中,嘴里喃喃地说:“卞坦误我,卞坦误我。”

    然后孔兴泰喝下这杯茶,顿时嘴角流血,倒在地上抽搐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馆臣恰好有东西落在房间里面,看到孔兴泰中毒倒地,连忙扶起孔兴泰,孔兴泰喃喃地说:“老夫蒙受洛王知遇之恩,而圣人又有遗诏。两难之间,老夫只能追随大行皇帝而去,这孰是孰非,非是老夫能够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孔兴泰这么服毒自杀了,这勘问也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四皇子也松了一口气,他只不过凭借一股气势压着馆臣,若是馆臣回味过来,再次向他发难,他还不知道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四皇子解决了这件事,然后到了江离宫,这一进入江离宫中,四皇子觉得气氛太过严肃,宫女除了当值的,一律都待在房中。

    虽然四皇子很少来这里,但是也听闻江离郡主对下人很好,江离宫的规矩很少。

    四皇子进入主殿,江离郡主也让人撤下帷幕,双方见面。

    四皇子看了看江离郡主,江离郡主让侍女退下之后,对着四皇子说:“不知道圣人此次找妹妹,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“多谢郡主今日出示遗诏,免得朕被那些馆臣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妹妹只是按照先帝意愿,出示遗诏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见江离郡主不动神色,然后小心翼翼地询问说:“本藩曾经听闻,这高皇帝玉玺,文皇帝已经送给了吴王。”

    “这玉玺的确已经送给了吴王,吴王又送给妹妹,不过他希望圣人能够打赢他一个条件。”江离郡主将吴王的条件说了出来,四皇子听了之后,感叹地说:“吴王为我家牺牲多已,朕虽不才,愿见吴王,执弟子之礼。”

    江离郡主冷漠地说:“吴王已经看破了红尘,对朝廷之事已经不关心了,圣人何必再去打扰呢?”江离郡主自然不愿意将吴王的下落告诉四皇子,她不敢肯定四皇子是真心为吴王感动,而是以文皇帝一脉彻底铲除吴王,保证自己一家嫡系地位。

    四皇子见江离郡主不愿意说,也没有勉强,于是对着江离郡主说:“那么金匮里面到底有着什么呢?”

    四皇子真的担心金匮里面还有一份真的遗诏,江离郡主对着四皇子说:“金匮里面的东西,妹妹已经按照先帝意愿,付之丙丁了。”

    江离郡主的确有金匮的钥匙,文皇帝那日去永宁宫之后,就将钥匙交给江离郡主。告诉江离郡主,等到他驾崩之后,就将里面的东西给烧了。

    江离郡主昨天晚上得到玉玺之后,去了御书房怀念先帝为由,拿了一道空白诏书,自己亲笔填写起来。很多人都不知道,除了四皇子之外,就属于江离郡主模仿文皇帝笔迹最为相似。

    写好诏书,盖上印章,她就去了名山。

    名山一向没有人看管,主要一般人进不来这里,就算进来了,也没有什么值钱的,就是一些书和档案。除了翰林院的经常来抄录之外,其他时候,也就宫女每日早晨来打扫一下。

    江离郡主打开了金匮,将里面的东西给取出来,将诏书给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的物品让江离郡主脸红,她都没有多看,回到宫里就将这些文皇帝一直怀念的东西给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九皇子留在宫中的人,都只注意着四皇子的动作,忽略了江离郡主,丢掉了翻盘的机会。

    四皇子心知肚明,看着江离郡主,突然走上前,握着江离郡主的手说:“文皇帝当日有训示,让朕以后不可辜负你。等朕登基之后,雅妃之位,除了妹妹你之外,没有其他人能够胜任。”

    江离郡主不动神色地抽出自己的手,对着四皇子说:“如今文皇帝尚未安葬,圣人你还在孝期,这些事情,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一笑,对着江离郡主说:“既然华玉妹妹你没有反对,那么就是答应朕了。”

    江离郡主点点头,没有否认,事到如今,她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。

    四皇子解决了这一件事,对着江离郡主说:“我准备让景赢接替九思的位置,妹妹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这景赢是自愿受刑陪着江离郡主进宫的家臣,四皇子给景赢掌印太监的位置,也算是投桃报李。

    江离郡主摇摇头,对着四皇子说:“景赢太过憨厚,当一个御马监就足以。这掌印太监,应当是张恩溥。”

    张恩溥是四皇子府上的老人,四皇子原本也是想让张恩溥当掌印太监,但是因为江离郡主这次功劳太高,于是只能让贤了。

    现在不用让,四皇子心中高兴,对着江离郡主说:“这件事,妹妹你还是早些告诉亲国公。”

    江离郡主明白为什么,按照虞朝古制,这四妃出嫁,每位妃子都有侄娣,然后就是两位媵妻,两位媵妻也有各自有侄娣这一共就是九人。当然四妃算上来,一次成婚,就要娶三十六人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.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.b.

    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