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虞奇侠传 > 第两百九十五章祸不单行

第两百九十五章祸不单行

大虞太史令创作的《大虞奇侠传》, 第两百九十五章祸不单行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童姥姥指着十皇子,对那个女子说:“这个就是十皇子,不过如今他已经不是皇子了。”

    那姑娘哦了一声,走下马来,对着十皇子行礼说:“夫君,臣妾这厢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十皇子赶紧避开,自嘲地说:“我已经不是皇子了,你又何必这样呢?你是文国公的小姐,我可高攀不上。”说到这里,十皇子心中一酸。

    “这乃是文皇帝诏令,我父亲也说了,不管你是皇子还是犯人,我都要进京于你成婚。就算你午时要被斩首了,我也在寅时和拜天地。”

    文国公这位小姐倔强地说着,然后丝毫不避嫌,进入到乾陵之中,然后让护卫通知四皇子,四皇子也让她进来。

    这位小姐走进来,对着四皇子说:“奴家赵德音见过圣人,圣人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对着赵德音说了一声免礼,然后询问赵德音此次前来所谓何事,赵德音对着圣人说:“白羽真人已经在七月二十三驾鹤而去,尸解登仙。奴家奉命前来,禀告圣人。”

    众位大臣还没有离开,听到这个消息,就明白又要论谥号了。

    四皇子果然安排人去迎接白羽真人的遗体,然后让众人论谥号。最后朝臣对这个白羽真人实在没有多大影响了,很多臣子都没有看到过这位太皇太后,最后论来论去,谥为孝惠太后。

    四皇子也开始按照高皇帝的遗愿,开始修建高皇帝的享殿,这样他们就可以在享殿祭祀高皇帝和四位太后了。

    四皇子处理完这些之后,赵德音对着四皇子:“奴家来这里,还为了一件事。文皇帝曾经赐婚奴家予十皇子,如今奴家来这里,也是为了成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可知道十皇子可曾已经贬为庶人了?”

    “我父说了,无论十皇子怎么样,就算明日要杀头,今天晚上奴家也要和十皇子成亲,君无戏言,臣子也不能因为自己祸福而避。别说嫁给十皇子了,就算当今圣人让我全家自尽,文国公府上,不会有半句迟疑。”

    赵德音义正言辞地说着,四皇子望着赵德音的眼睛,见她不是说假话,于是对着他说:‘朕听闻文国公是忠信长者,今日一见诚如是哉。’

    四皇子思索了一番,对着赵德音说:“朕且问你一句,是你嫁给十皇子,还是十皇子入赘你文国公府上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奴家嫁给十皇子,自古以来,哪有天家子孙入赘大臣府上的。”

    这不知道是无心,还有有意之言,让四皇子一时脸红了,四皇子对着赵德音说:“既然如此,那么你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十皇子和赵德音离开乾陵,走在去文国公府上的路上,十皇子对着赵德音说:“你是真的要嫁给我,你应该知道,我已经是庶人,没有什么谋生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不是谁生来就会的,到时候用我的嫁妆,买几亩地,然后我们男耕女织,不就可以了。夫君,你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你是百战百胜的将军,你难道还缺力气吗?臣妾不信,这农家的苦,能比的上天山大营了。”

    十皇子见赵德音这么说,心中生出一场好豪气,看着赵德音说:“好,那么我们就在走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的四皇子,看着孝明太后的画像,对着孝明太后说:“母后,希望十弟再也不会辜负你的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贤妃去世的消息,传到了书院,魏思思听到了感叹万千,她虽然和贤妃有间隙,但是心中对贤妃还是佩服的,这个女子倒也算的上一位女中豪杰,如今就这么死了,不止是朝廷的损失,也是江湖的损失。

    魏思思也不在多想什么,拿着饭盒,前去寺里看望魏白云。

    魏白云的脸色不时很好,魏思思将饭菜拿出来,递给魏白云说:“父亲大人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寺中自然有素斋,你就不用多心了。”魏白云推辞说,魏思思对着魏白云说:“父亲大人,这庙里的素斋不补人,你看你,都饿瘦了。”

    魏白云咳嗽一声,对着魏思思说:“思思,这不是饿瘦了的,这是为父本来就老了,这老人脱肉立骨,十分正常。”

    魏思思准备劝说的时候,一个人推门进来,魏思思笑着说:“沈完淳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四小姐,那个梅相公说的铜矿,还真的有铜,你看,如今我们这不是已经练出铜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沈完淳将一些铜器拿了出来,魏思思看着他们说:“你们真的也是,现在知县都是大哥了,你们还在那里守着炼铜,我都不知道你们到底再想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书院也缺钱吗?我们闲着反正也是闲着,不如在这里开采一些铜器,到时候变卖了,也可以为书院赚点米粮。”

    魏思思说着,看到了这当中有一把匕首,拿了出来,把玩了一番,对着沈完淳说:“这个匕首倒是不错,你们这些人倒是好手艺。”

    “四小姐你若是喜欢,就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魏思思点点头,将匕首收下来。

    魏白云等魏思思说够了,才询问魏思思说:“这些时日,朝廷可有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“朝廷广招人才,就求贤令,就下了好几道。”

    魏白云听到这个消息,对着魏思思说:“那么可曾有什么大儒前去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听说在四月份的时候,清远侯病逝了,他弟子陈石星前去京城复命,圣人亲自送了一块匾,写着河左陈生。”

    魏白云听到这个消息,对着魏思思说:“清远侯虽然是承袭爵位,但是人品清贵,是为父最为佩服的人之人。以他之才学,尚且不愿意为虞朝所用,为父不才,也不能自甘堕落,让后学耻笑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这话,孩儿就不懂了,清远侯本来已经是虞朝官员了,为什么不愿意征召入朝呢?”

    “清远侯行事,自有主张,这件事,为父不明白,也不用明白。”

    魏家的人不知道,清远侯不愿意前去,是不愿意见到昔日的爱人,等到孝昭太后死了之后,他更是觉得了无生趣,看在孝昭太后的面子,或者是为了自己少年的梦想,他才去了南都,指点耀棣。这种种曲折,自然不是外人能够知道的。

    沈完淳见这话题有些浓重了,然后转身告辞,魏思思也起身相送,魏思思离开门之后,魏白云从衣袖里面拿出一袋药粉,倒入魏思思准备的汤中,然后用汤和饭一起吃下。

    魏思思见魏白云吃了下去,心中高兴,魏白云对着魏思思说:“思思,你也不小了,我准备和你说一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,父亲大人,你的意思是说,你要将孩儿许配给刘歆。”

    “刘歆是一个不错的人,老夫已经找住持,看了日子,下月十五就是一个好日子,到那天你们就先举行文定之礼。”

    魏思思心中虽然不愿意,但是自幼父母的教训,让她不能拒绝,只能含着泪说:“父亲大人,女儿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思思,有些人虽然绝世无双,但他始终和你是两个世界的人,刘歆比起那人,却的不过是皇家阅历而已,而就我看来,日后,刘歆的名气,可要比这位圣人响亮很多。”

    魏思思不知道魏白云说着什么,只是木讷的说着是。

    魏白云知道魏思思的想法,无奈叹了一口气,对着魏思思说:“这件事你好好想想吧,老夫也不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魏思思点点头,转身离开,她失魂落魄地走到曹七的家里,她推开门,见到里面的一切,想到了往日的种种。

    她似乎听到了一个人坐在那里弹琴,那背影很熟悉,但是等那人转过身来,魏思思见到的却是刘歆的样子,她心中一阵迷茫,最后一咬银牙,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魏思思不知道这个消息,第五天就被四圣司给禀告到了四皇子这里,四皇子看到这一封密折,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协助他的若水仙子,对着四皇子说:“圣人,为什么不南下去看看,你也顺便前去请魏白云。如今圣人你以万金之躯,亲自去请,魏白云难道还能不从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主意倒是不错,朕倒是忘记了,只是朕离开之后,这大小奏文,又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臣妾和三司自然会处理,而且还有太后在朝中,圣人,就不用多心了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点点头,点齐了侍卫,于是亲自来书院。

    九月初一,魏思思得到人通报,说魏白云病重,躺在床上,已经不能说话了。魏府一家人于是连忙前去寺庙里面,进入寺庙里面,已经有一位郎中再为魏白云诊脉了。

    等郎中看诊完毕,对着魏思思他们摇头说:“晚了,晚了,山长中毒已深,侵入五脏六腑,就算大罗金仙下凡,也没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中毒?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魏毅原诧异地说,不知道自己父亲为什么会中毒。

    魏白云这时候,看着他们,喃喃地指着一个箱子,魏思思赶紧走了过去,打开箱子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.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.b.

    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