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虞奇侠传 > 第三百六十章才名

第三百六十章才名

大虞太史令创作的《大虞奇侠传》, 第三百六十章才名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刘歆他们这边才进入房间,阴小姐也走了进来。虔婆就走上前来,对着戈靖说:“戈少爷,又是找玉瑾姑娘吗?”

    戈靖笑着将碎银拿了出来,对着虔婆说:“这一次,玉瑾姑娘是不是又要考小生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就算戈少爷你是熟人了,也没有办法。这一次还是一样的,不知道你选对联,还是选什么呢?”

    戈靖看了看刘歆,刘歆点点头,对着虔婆说:“还是将对联拿来吧。”

    虔婆点点头,这时候阴小姐对着戈靖他们说:“两位兄台,这要见玉瑾姑娘,还要吟诗作对吗?”

    戈靖笑着说:“这是自然了,毕竟是京城少有的才女,这样才配得上。看来这位兄台,也是来找玉瑾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阴小姐点点头,对着戈靖说:“这一次,我倒是想要问玉瑾姑娘一件事,只是在下不通文墨,是否两位能大开方便之门,让在下进去一问呢?”

    “区区小事,何足挂齿,只是到时候,希望兄台不要唐突佳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兄台相助了,唐突之事,绝不敢。”戈靖爽快地答应了,很快,就有一联来了。

    “学舞贪眠柳尽悲欢之态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对联,戈靖看了看刘歆,两人神情凝重起来,戈靖对着刘歆说:“天风,这一联,似乎有些太过哀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,这联倒是不适合适合出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两人虽然觉得这联有些不妥,但是这一次还是戈靖亲自作对:“调羹止渴梅全文武之才。”

    刘歆对着戈靖说:“季恭兄此联倒是雄壮,不过也不似风尘之语。”

    “胡乱一对,让天风你见笑了。”戈靖也觉得对的不是很好,但是这一次不好意思让刘歆继续帮忙做对。

    虔婆将对联送进去之后,很快就让他们进去了,在看着阴小姐进去的时候,虔婆一愣,但是阴小姐给了她一颗金豆之后,虔婆什么话都没有说了。

    进入到玉瑾的房间,玉瑾看着阴小姐,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阴小姐看着玉瑾,对着玉瑾说:“这位姑娘,在下冒昧问上一句,不知道你是否认识一个叫星楚的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玉瑾听到这话,原本要敬的茶瞬间掉落在地上,不过玉瑾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对着阴小姐说:“这个少爷,奴家不知道你说的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在下有一位好友,不知道如何被没了籍,变成贱籍了,在下四处打听,才知道她当了玉瑾姑娘你的丫鬟。”

    玉瑾听到这话,勉强一笑,对着阴小姐说:“这件事,怕是少爷你听错了,我倒是有几个丫鬟,但是没有一个叫做星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姑娘你不知道她原本的名字,玉瑾姑娘,不知道你是否能让你的丫鬟出来,让在下看看。”

    玉瑾听到这话,满脸通红,站起身来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戈靖连忙拉住玉瑾的手,对着阴小姐说:“这位兄台,你这话太过失礼了。这玉瑾姑娘的丫鬟,怎么能让外人随便看。”

    阴小姐听到这话,对着他们说:“实不相瞒,妾身乃是女儿身。”

    阴小姐恢复了原声,然后对着玉瑾说:“若是玉瑾姑娘不信,可以亲自验证。此中绝无虚假。”

    一直在旁边观看的刘歆,察觉到一些端倪,对着玉瑾说:“玉瑾姑娘,不妨让她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玉瑾吞吞吐吐,就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从玉瑾床帐那边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说:“是阴姐姐吗?我如今被困在暗壁之中,你快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玉瑾听到这话,脸色大变,对着阴小姐说:“我不管你是男是女,都给我快滚,否则到时候我喊人上来,你想要走都难了。”

    阴小姐直接点了玉瑾的穴道,对着玉瑾说:“玉瑾姑娘,我劝你还是打开机关比较好,否则的话,你一个弱女子,可是经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玉瑾虽然不能出声,但是眼神斜视着阴小姐,不相信阴小姐有什么本事。

    阴小姐拿出一个小瓶子,将里面的药粉轻轻撒到玉瑾的脖子上,玉瑾只觉得脖子疼痒难耐,想要伸手去抓,但是被点穴的她,却是丝毫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玉瑾最后熬不过,哀求地看着阴小姐,阴小姐再次才拿出药粉,洒在玉瑾的脖子上,玉瑾才觉得好过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略施惩戒,你要是还是执迷不悟的话,到时候你吃的苦头就不是这么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玉瑾只好点点头,阴小姐解开她的穴道,但是没有解开她的哑穴,免得到时候生出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玉瑾打开机关,一个夹璧出现在他们面前,然后刘歆等人见一个女子被困在椅子上,在椅子旁边,还有一块掉落的手帕,想必这块手帕原来是塞住这个女子的嘴。

    阴小姐再次点了玉瑾的穴道,然后到了那个女子面前,这女子蓬头垢面,看不清容貌。

    阴小姐将女子的穴道解开之后,询问说:“星楚妹妹,你这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星楚将自己的事情给讲了出来,原来星楚是徐闻县知县的女儿,但是因为他父亲得罪了知府,最后被知府罗织了一个罪状,给剥去官职,关入到大牢之中,不但如此,她更是被贬为贱籍,在乐坊为奴。

    而玉瑾当时也在乐坊,玉瑾当时保护了她,也算待她不错,后来新来的知县设宴,玉瑾也在一旁陪伴,后来这些人吟诗作对,最后一个乡绅让玉瑾作诗,玉瑾原本就不通文墨,怎么会作诗,在着急之中,她想起了星楚念的一句诗,然后念了出来,在场官绅都赞叹起来。

    而那位乡绅更是大方地赏赐了她五两银子,回去之后,玉瑾就找到了一个出路,让星楚写诗,自己一一背诵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月时间,她的才名远扬,来找她的官绅子弟不由多了起来,这些人肚子里面也没有多少墨水,自然不能识破。

    玉瑾赚够了钱,不但帮自己赎身,还帮星楚赎身,然后带着星楚到了京城来。

    最开始玉瑾还是可怜星楚,后来因为星楚赚了大把钱财之后,心态就变了,她将星楚给牢牢控制,甚至让星楚在一旁听着,让星楚知道这些人的学问,然后等笔趣阁人走了之后,就让星楚帮自己写东西,让自己应对起来。

    星楚最开始是为了感恩,也帮这个忙,后来玉瑾要求越来越过分,她就不愿意,于是玉瑾就折磨她,不给她饭吃,还威胁若是不从,就找楼里的人,坏了她的名节。星楚无奈只能答应。

    但是每次玉瑾都不放心,非要将星楚绑起来,堵上嘴,免得出现纰漏。

    星楚在这些时日,逐渐学会了怎么将这手帕给吐出来,她一直等待机会,等待一个善人君子,将自己救出去。

    今天总算是等到了,她听到阴小姐说到星楚,赶紧开始将口中丝帕给弄出来,然后出声。

    听到星楚说完,戈靖和刘歆无比感叹,没有想到这当中竟然还有这么么曲折的事情。

    刘歆想了想,对着玉瑾说:“玉瑾姑娘,当日那左传注解是你亲自注的吧。”

    玉瑾不明白刘歆为什么这么问,没有回答,星楚说:“想必是她自己注的吧,我父亲一向不喜欢左传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玉瑾姑娘,其实你的才学,已经胜过他人太多。你就算不依靠这位姑娘,也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玉瑾不可置信地看着刘歆,刘歆认真点点头,看了看星楚说:“这位姑娘,玉瑾姑娘是否和你学过呢?”

    “学过,她担心自己目不识丁,很容易被人拆穿,于是让我亲自教她读书识字。”

    刘歆对着阴小姐说:“这位姑娘,依照小生看来,虽然玉瑾姑娘也有做错的地方,但是她也曾帮过这位姑娘,这功过相抵,姑娘不如放了她吧。”

    星楚也对阴小姐求情,这些年,若不是玉瑾照拂自己,自己只会过的更惨。

    阴小姐对着刘歆他们说:“这个姑娘的穴道,一个时辰之后就会解开,我们两个就先离开了,而你们也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刘歆点点头,阴小姐背着星楚,从窗子跳到后院,施展轻功离开了。

    戈靖看着她们离开,对着刘歆说:“天风,如今我们应该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“等到玉瑾姑娘的穴道解开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就坐在那里,等一个时辰之后,玉瑾能开口说话,对着他们说:“你们如今算是得意了,我的一切都被你们给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玉瑾姑娘,你先冷静下来,真的,你的才学,已经足以担起才女之名,或许那位离开,对你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玉瑾冷笑地说:“你个书呆子知道什么?我没有学过诗词歌赋,我现在连一首词都不会填,还有什么才名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以你的才智,要学这些不难,明日,我会让人送来一本《词学通论》,姑娘你读了之后,在读《读词识小》,有两本书打底子,你就算不能填,但是也能看懂欣赏。填词可以慢慢来,请恕小生唐突,来此的,不是想要和姑娘真心交流诗词的。”

    ()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.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.b.

    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