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虞奇侠传 > 第两百七十七章十天情缘

第两百七十七章十天情缘

大虞太史令创作的《大虞奇侠传》, 第两百七十七章十天情缘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阿南尊者看到这个情况,疑惑不解,林泉竟然练过毒功。

    虞朝贵公子习武他倒是不意外,尤其是这些贵公子,有天材地宝相助,自然比起旁人更容易,只是他们多是学玄门正宗,很少听人说学毒掌这种邪门功夫的。

    但是林泉的身份倒是不假,唐经天既然这么肯定,那么自己也就不用多事了。

    唐赛儿看着林泉手中宝剑,如同一条银龙,心中一丝甜蜜,当日也是如此,他背着自己,杀出一条血路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,林泉的剑法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了,比起自己来,还要强上几分。

    唐经天越看越心惊,心想林泉上一次所见,只不过是配合聂云凤施展齐云剑法而已,如今他的剑招精妙无比,乃是他没有见过的。

    而且林泉并没有如同他想的那样,很快就气衰了,反而越战越精神,杀的众弟子不敢向前。

    唐经天心中说了一声晦气,然后趁着夜色,带着自己亲信悄*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到林泉发现的时候唐经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,林泉对着四周的净衣帮弟子说:“你们帮主已经走了,你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众弟子化作飞鸟散,慌不择路的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阿南他们也收手了,阿南对着林泉说:“林公子,希望你真的能够将她渡化,莫要在危害众生了。”

    林泉说是,自己也信仁义二字,不要再造杀戮。

    阿南等人离开,林泉对着唐赛儿说:“可惜这些晦气的人,扰了我们的清兴。”

    “也多亏他们,我们才知道应该说什么。林泉,你杀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林泉听到这话,手中长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,他回过神来,对着唐赛儿说:“芷兰,你,你这是说什么话,我怎么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林泉,如今唐经天走了,他会禀告虞帝这件事,你应该知道,虞帝知道了之后,绝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圣人若是不放过,那么我们就死在一起便是了,芷兰,难道我对你感情,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心意我知道,但是林泉,你想过没有,你如今有家室,你三个妻子都在等着你,你和我死了,倒是一了百了,但是她们呢?”

    唐赛儿说到这里,握着林泉的手说:“林泉,人不能太自私,只是想着自己。你应该清楚,我们之间,终究是有缘无分,你有你的路要走,我有我的事情要做。”

    唐赛儿说到这里,和林泉到了原来地方,她再次望着天空将要消失的圆月,对着林泉说:“这些年,你顺风顺水,屡战屡胜,我们在南国,却是举步维艰,每次面临的无非是大败、小败。除了逃命之外,就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了。这十年,我的亲朋好友一个又一个离我而去,最后,就连教主也战死了。”

    林泉听着唐赛儿谈着这些征战事情,他心有戚戚,他能够理解,战场上那一种孤独感,还有死亡带来的压迫感,谁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在战场上活下来。

    唐赛儿絮絮叨叨说完,然后看着林泉说:“在那些岁月,我以为想到的就是你,我希望能够在五月十五的时候再见你最后一面,上天保佑,终究让我如愿了。”

    “芷兰,一切都过去了,我们放下这一切,重新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一切都过去了,林泉,你也不再是刘思永,而是林泉了。我多希望,你还是刘思永,那样,我们可以一起去西戎,和叶家兄妹一起饮酒作乐。”

    唐赛儿说起了当初在小金山的一切,这一切都好像如同就发生在昨天。

    林泉告诉唐赛儿,楚太后也死了,八戒也死了,而东小姐也死了。

    至于叶璜,也有了自己的孩子,三月的时候,已经满了百日。

    林泉将这些年的事情告诉了唐赛儿,在林泉说完,他只能对唐赛儿说:“岁月不饶人,在过几年,我们终将是一抔黄土。”

    “林泉,或许月老不肯做媒,或许你我只是有缘无分,就算如今相见,也不过徒增烦恼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我们不能放下一切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本来就不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,林泉,新的一天终究到来了。”

    太阳出来,照在林泉他们身上,林泉丝毫感觉不到夏日的炎热,他只感觉到一种冰冷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等了四年,那些时候,朝阳升起的时候,林泉虽然觉得失望,但是心中还有一丝盼望,而如今,伊人就在身旁,他却感觉隔着千里之远。

    唐赛儿起身,看着林泉说:“一切终究是云烟一场,人生聚了又散,散了又聚,如同浮云一样。林泉,你也不用再等我了,我此次前去西戎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芷兰……”林泉想要说什么,最后只化作了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在看着唐赛儿即将要远去的时候,林泉起身,跑到唐赛儿的身边,对着唐赛儿说:“给我十天时间,好吗?”

    唐赛儿听到这话,点点头。

    林泉和唐赛儿一起打扫了洞窟,然后去到附近的县城买来红烛和凤冠霞帔,林泉他们当晚就在洞中拜了天地。

    没有媒人,没有礼赞,没有父母,就是两人。

    红烛高烧,林泉也忘记了一切事情,和唐赛儿饮酒作乐。

    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林泉教唐赛儿画画,他画了唐赛儿,而唐赛儿在他的帮助之下画了林泉。

    琴棋书画,这是第二天的生活。

    第三天,游山玩水,四周的景色,林泉十分熟悉了,但是他如同初次到来之后,和唐赛儿游玩着。

    第四日,林泉和唐赛儿比试武艺,切磋为乐,两人长剑往来,深情脉脉。

    第五日,林泉和唐赛儿到了附近的县城,游玩,感受着普通县城的热闹。

    第六日,林泉和唐赛儿骑马踏青,甚至玩了马球,当唐赛儿进球的时候,笑颜如花,眉间的忧愁似乎也消散了。

    第七日,林泉亲自下厨,弄了一顿好吃的,给唐赛儿吃。

    第八日,两人写了灯谜,悬挂在城里,在他们重赏之下,不少人还是来猜谜,夜晚,林泉和唐赛儿放了花灯。

    第九日,两日也不离开,就在洞中,谈着这些时日的种种趣事。

    第十日终究还是到了,当天晚上,林泉在墙壁上刻上一首诗,唐赛儿应和一首。

    十日如梦,在十一日早晨,在林泉醒过来的时候,故人已经远去了。

    林泉看着四周,心中无悲无喜,他看着熟悉的琴台,想着佳人抚琴,自己鼓瑟。

    离开山洞,走在路上,耳畔似乎又传来了银铃一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到了景明城,林泉心不在焉的询问知府有什么事情,知府告诉林泉:‘大人,前段时间,从南国那边,似乎有不少人进入祥云府。’

    “你查的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似乎是白藕余孽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白藕余孽,你可上报朝廷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臣不知道是否是,不敢惊扰圣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可曾调查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知府没有说话,这个沉默就说明了一些,林泉品了一口茶,对着知府说:“上禀吧,否则到时候这群孽贼作乱,你这顶乌纱帽可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林大人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还有什么事情没有?”

    “颐教死灰复燃,小臣不知道如何处置,还请大人开示。”

    “以云制颐,乃是襄国公来之后就有拟定,否则留云家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小臣明白了,大人,最后还有一事禀告。”

    林泉看了看知府吞吞吐吐的样子,对着知府说:“什么事,你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“有贼子飞刀传书,说大人你勾结白藕余孽,意图不轨。”

    知府说完,连忙跪在地上,磕头说:‘小臣斗胆,小臣斗胆。’

    “府台起来吧,你我只是上下之分,无须行如此大礼。既然有人禀告了,你就上禀给圣人,圣人英明神武,自然会有所裁断。”

    知府心想,自己要是真的上禀了,到时候圣人怪罪下来,这一定乌纱帽可真的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林泉让知府将信给自己看,知府说那一封信对林泉大不敬,自己已经擅自做主烧了。

    林泉询问知府是否记得内容,知府毕竟科举出来的,进士出身,过目不忘的本事还是有的,将信的内容一五一十念给林泉,林泉亲自写了,让知府盖上官印,然后让人送上去。

    “圣人最忌恨有人结朋营私,你不相信这信是好事,但是你不应该瞒着圣人,做臣下的,对圣人不可有半点隐藏,否则到时候只会好心办坏事。”

    知府连说是是,顺便夸奖林泉的确能简在帝心,的确是应该的,若是天下臣子都如林泉这般忠心,那么众正盈朝,海晏河清。

    林泉说着祥云府不能出乱子,否则圣人必定不喜,知府要防微杜渐,如今知府做的还算不错,有一点危急,就能察觉,但是只是察觉不够,要提前想办法消除,免得酿成大祸。最后林泉告诉知府,这夷人虞人本是一家,需要一视同仁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.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.b.

    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