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7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虞奇侠传 > 第三百零三章致良知

第三百零三章致良知

大虞太史令创作的《大虞奇侠传》, 第三百零三章致良知在线免费阅读下载。内容提要:

    聂云凤受到信之后,心中也是极为矛盾,她不愿意再见林泉,让自己原本已经波澜不惊的心再起涟漪。

    但这不相见,心中却莫名想起了自己和林泉在一起的种种。

    聂云凤这番心情被殷洛看在眼里,殷洛和自己女儿谈心之后,鼓励聂云凤去。

    既然放不下,那么何必执着。这些年来,殷洛也算是想通了,告诉聂云凤,这慧剑聂云凤是拿不起的,那么何不去看看林泉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殷洛也让聂云凤带了一封信给林泉。

    聂云凤见林泉有些开心了,将自己的母亲信拿了出来,对着林泉说:“这是家母让我转交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林泉打开一看,上面写着殷姐亲晤。

    林泉不由一愣,见字迹,应该是一个女子,这是一个女子写过殷洛的,为什么会递交给自己。

    这写信的人关心了一下殷洛如今的近况,然后说了自己在宫中尚好云云。

    林泉原本以为这是孝慈太后写给殷洛的,但是看到后面说自己位列侍读,协助圣人朝政云云,不由心中一惊,急忙打开最后一张,落款果然是妹刘氏魏思思拜。

    林泉看到这五个字,不由眼中出现了泪花。

    这一封信林泉仔细读了起来,其中写了魏思思当侍读的原因,她知道自己背负血海深仇,但是如同刘歆写信所劝说的一样,虽然一剑能消血海深仇,但是未必是自己父亲的遗愿,她在宫中,协助圣人,是要将魏白云常说的学以致用实践。

    而且如今天下尚且不能没有圣人,若是她杀了圣人,那么天下大乱,到时候就不只是她魏家一家遭受血光之灾了,天下不知道多少人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魏思思说自己的这番心思,实在难以难说,如今江湖上很多人认为她是叛节,贪图荣华富贵,而她实在无法辩解,她只能等到时机到了,自己一剑屠龙,那么天下同道就会知道,自己不是一个贪图富贵而忘记血海深仇的人。

    写这信给殷洛,也是因为面对谣言的苦闷,魏思思说自己如今最痛苦的就是,面对这种种谣言,不能出面辩驳,只能任由他人唾骂。

    她知道殷洛懂他这一番心情,这也是她唯一可以写信倾诉的方外之友了。

    魏思思也说了当日在金阳府交游的所乐,希望报的大仇,若是能够侥幸活命,还和殷洛作当日之游。

    最后魏思思也说了,自己唯一觉得有愧的还是刘歆,刘歆为魏家付出太多了,刘歆作为状元郎,就算不因为自己的缘故,也迟早会受到圣人青睐,而为了自己一家,放弃了大好的青云之路,自己每每想到此处,不由内疚于心,难以回报。若是她这一次报仇成功之后,没有活路,希望殷洛能帮刘歆一下。

    殷洛和孝慈太后交好,若是殷洛替刘歆说话,那么刘歆或许还能仕途有望。

    最后就是魏思思写的一首词,这一首词林泉在周流山看到过,如今再次看到自己母亲所写,不由泪流满面,低声吟诵了几遍。

    聂云凤递了一块手帕给林泉,让林泉擦去眼泪。

    等林泉止住泪水,对着聂云凤说:‘多谢云凤,这一封信乃是家母遗笔。’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聂云凤想到了,自己母亲在得知了林泉是魏思思的儿子之后,对于林泉看法就改变了很多,也不在这自己面前说林泉坏话了。

    聂云凤告诉林泉,殷洛和魏思思交往的事情,殷洛的朋友更少,而魏思思可以说是挚友了,两人交往的种种殷洛都记的。

    殷洛也常常说着,聂云凤这转述的时候,一个不注意说:“母亲大人说,可惜魏女侠没有儿子,否则要将我许配给他。”

    聂云凤说完,才察觉到不对,不由停下不语。

    林泉听到这话,心中如同针刺了一样疼,他勉强说:“云凤,你我之缘,早就在垂宪年间就定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天不从人愿,就算有如此缘,却没有份。”

    聂云凤费力地说出这几个字来,林泉点头,神情暗淡,对着聂云凤说:“若是真的有来世,希望上天不要这般作弄我们,希望我们能解此生未解之结。”

    聂云凤没有回答,看着林泉,那熟悉而有陌生的脸庞之中,她似乎明白了什么,对着林泉说:“既然如此,那么此生,何必如此纠缠不清,不如放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应该放下了,今生我欠云凤你的,希望下辈子有机会偿还。”林泉想到了自己的三个妻子,想到了东零露,想到了唐赛儿,想着只怕下辈子也难以偿还了。

    他后悔自己年少的放肆,这才留下了这么多的债,几辈子都难以还清的债。

    林泉不愿意再谈这件事,而是对着聂云凤说:“云凤,看到了这一封信,我总算明白了,为什么我会郁结不解。”

    聂云凤询问林泉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林泉说:“先母和我不同之处就是,她所叛节,是为了天下苍生,而我只是荣华富贵,不过如今还有机会,只要我能够做出一些有利于天下的事情,那么这就没有什么了。我也不用羞愧什么。”

    林泉想到自己因为叛节之后,先是隐藏自己的本心,后来被点破了之后,反而放任不管,以自己就是这种人为借口,来抵抗叛节带来的羞耻感。

    他越是羞愧,就越加否定自己,顺从自己的本心,让自己这一条路上越走越远了。

    今天见到魏思思这一封信,林泉才明白过来,叛节不可怕,可怕的是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他见魏思思的自白,心有同感,原本心中的枷锁一下子被打开,这些年的心地功夫,让他终于将心中的邪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林泉感谢了聂云凤,聂云凤见林泉脸上似乎出现了正气,不由心中高兴,眼前这个人终于变了。

    聂云凤也没有多留,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林泉回到自己府上,他的变化,陈菁菁他们自然能看出来,陈菁菁试探的询问:“夫君,今天你遇到了什么喜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多年养心,今日方才致良知。”

    阴丽华见林泉眼中少了一些浮华气,多了几许正气,不由恭喜说:“夫君,恭喜,如今天下又多了一个君子了。”

    林泉笑着说:“当以君子为事,为生民而念。”

    林泉用完晚膳之后,没有去任何一个院子,而是去了书房之中。

    书房之中,林泉拿出锦囊,看着上面修的那两句话,轻声说:‘零露,这句话,我忘了太久了,如今,我终于重新想起来了。’

    看着锦囊,想到了那一日,林泉心中再是一种疼痛,而是一种力量,一种虽千万人,吾独往的豪气。

    他铺开纸张,开始写到:

    “罪人林泉以天下兴亡上南征大元帅平妃疏”

    林泉也不在避讳什么了,直接说了圣人以封地不足为由,开疆扩土,乃是置民南北,无济于事,不足称道。如今圣人乃是万世不遇之明君,自当以行帝王之道,而非行力争之术。

    第二言南征之名不正言不顺,荡山乃是南国疆域,南国安营扎寨,本是常理,何须朝廷过问。而朝廷若是担心,应该先派遣使者,和南国诸国王商议之后。若是和谈不成,在行兵事。如今礼且未有,兵以先发,此恐非帝王之师,难平天下人之人心。

    第三,林泉认为朝廷对于南国知道甚少,所知不过商人口中所言,不能知己知彼,如何能保证胜败呢?

    林泉也谈了三条建议,第一就是官田以供民,县令严查兼并,对于流民多为赈济。

    若是要耕地不足,那么云歌府也是可以耕种的,自己曾经到过那里,见到王庭耕种足以养活狄人,那么天下流民到了云歌府,自然也有耕地。

    以前还担心和狄人争地,如今狄人大多数西迁了,留下的来,早就不需要那么草地了,如今朝廷不知道用已经有的田地,反而兴兵动武,去求外面的,真是足以让有识者笑。

    第二,就是林泉说的,大军如今驻扎在这里,等到使者去南国商议之后,在做决定,若是南国真的要战,那么朝廷自然和他们战。

    林泉说祥云府乃是易守难攻之地,朝廷若是将战场上设在祥云府,那么南国大军需要翻越荡山,这一路疲乏,粮草难以维持,自然不是朝廷的对手。

    林泉列举了种种好处,证明自己这边的优势。

    第三点就是真的要动兵,不如暂且等开春之后,这段时间让斥候以商人,彻底查清楚南国的情况,在动兵也不迟,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,若是就这么匆匆忙忙前去攻打,到时候只怕会坠入敌人圈套之中。

    林泉写完,最后也不写临表涕零,不知所云的套话,而是写忠臣之心,愿娘娘裁定。

    写完,林泉就正襟危坐,闭上眼睛,等待天亮的到来。

    天亮之后,林泉也没有用早膳,和丫鬟吩咐了一句,就亲自前往军营了。

    辕门的军士认识林泉,见林泉到来,连忙迎上来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.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.b.

    ()